上班途中病逝未被認定工傷 人社局:不在上班時間和地點

來源:封面新聞 作者:石偉 人氣: 時間:2022-06-07
摘要:如何理解“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”的概念,應當看職工是否是為了單位的利益從事本職工作,如果是這樣,職工的權利則應受到保護。本案中的覃文是一線辦案民警,其工作時間具有一定的特殊性,不應局限于單位規定的正常工作時間范圍內,其“工作時間”應作廣義理解。

  “我跑下樓發現他躺在樓道拐角。喂他吃了兩粒硝酸甘油片,讓他跟領導請假,他說最近有個案子很忙,約了同事上午談案子。”6月7日,雷艷(化名)回憶起跟丈夫覃文(化名)的最后一面,后悔當時沒有拉住他。

  覃文生前是湖北江陵縣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隊大隊長。2020年12月11日早上,他與妻子分手后駕車去上班。9個小時后,醫生宣布他因惡性心律失常搶救無效死亡,年僅41歲。

  江陵縣人社局認為,覃文發病時間不在法定上班時間內,發病地點不在工作崗位,不能認定為工傷。

  “法院判定人社局認定結論錯誤,要求重新認定,人社局提出了上訴。我們在法庭上得知,他在轉院搶救的救護車上,還在與同事、工作對象聯系對接工作。”雷艷說,警察的工作性質特殊,人社局的認定脫離實際。

  妻子:

  丈夫上班途中犯病,堅持到崗期間搶救無效死亡

  雷艷介紹,2020年12月11日早上8點,覃文像往常一樣出門下樓,準備開車前往單位,與同事碰面詳談一起非法入境的案子。在樓道拐角處,他突然感到一陣心絞痛。

  2019年底,覃文在江陵縣公安局指揮中心值班時,曾因突發胸悶胸痛被同事送醫,被診斷為急性冠脈綜合征、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,出院后一直便隨身攜帶著相關藥物。

  此刻,他已無力自行服藥自救。倒地之前,他給在家輪休的妻子打了電話求救。

  “我跑下樓,在樓道拐角處看到他躺著,還有意識。喂了兩粒硝酸甘油片,緩了半小時,他起來還要去上班。”雷艷拽著丈夫讓他給領導打電話請假,丈夫卻說手頭有個案子很急,已經約了同事上午面談,面談完還要去跟領導匯報。

  之后,覃文匆匆下樓,啟動車子出了小區。

  法院調取視頻資料發現,覃文離開小區之后,于9時57分駕車進入江陵縣人民醫院,獨自進入醫院門診區,10時22分辦理住院,13時23分辦理出院,被救護車轉至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。

  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記錄顯示,覃文在15時14分入院。17時27分,覃文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,原因為惡性心律失常、心源性休克。

  雷艷介紹,覃文在出事前一個月,才從禁毒崗位調任到出入境管理崗位。“就是因為身體原因才調過來,之前做了五六年禁毒工作,再之前是在基層派出所,都是沒日沒夜、即便下班也會隨時出門的狀態。”

  雷艷說原本考慮調崗之后能稍微作息規律些,實際上還是經常為一個案子幾天不著家,回家之后隨時又被電話叫走。“他出事的時候41歲,孩子9歲。以前家里擺滿了榮譽證書,警服也掛在外面。出事后都不敢提起他,警服、證書都收起來放回老家了,不敢讓孩子看到。”

  人社局:

  發病時間并非工作時間,發病地點并非工作場所

  2021年1月,雷艷向江陵縣人社局提起申請,希望認定覃文為工傷(工亡)。

  兩個月后,江陵縣人社局出具《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》,不予認定覃文突發疾病死亡的傷害為工傷。

  雷艷由此向江陵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,請求撤銷這一決定,重新認定覃文為工傷(工亡)。

  2021年10月,江陵縣人民法院判定人社局《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》處理結果明顯不當,依法應予撤銷,并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內,對覃文死亡情況重新作出認定。

  據判決書顯示,江陵縣人社局認為事發當天覃文應當正常上班,其工作時間為上午9點至12點、下午1點半至5點;發生事故當日覃文并未請假,也沒有前往單位上班,突發疾病期間單位沒有為其安排工作任務。

  判決書載明,人社局認為,覃文在上班前突發疾病后經搶救無效死亡,其突發疾病時間并非工作時間,突發疾病地點并非工作場所,他的情形不符合《工傷保險條例》“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,突發疾病死亡或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”的規定;且江陵縣公安局對覃文死亡認定為“全天未到工作崗位,初步確認為病故”,不是因公犧牲。

  江陵縣人社局認為《不認定工傷決定書》適用法律正確,認定事實準確。

  江陵縣公安局則表示,該單位僅是用人單位,無權對覃文的工傷待遇作出認定。

  覃文的多位同事、工作對象以及救護車醫生出庭證明,覃文在出事前一段時期內一直在跟進一起非法越境案件,并且在前往醫院就診、轉院期間也在聯系同事對接工作。

  “他去世前一天約了法制大隊大隊長,要在出事那天碰面商量偷渡案子;他在救護車上聯系救助站站長,電話沒人接,站長證明此前他們一直在對接一個案子;兩位民警證明,他在救護車上那段時間,曾與這兩人通電話聊案子。”

  雷艷說,警察工作性質決定了其經常需外出辦案子,不能因不在辦公室就認定不在工作崗位,這些證人可以證明覃文在犯病期間還在忙工作。

  江陵縣人社局則認為,未接通的電話無法證明其內容,證人所說事發前一直在對接某項案子只能證明事發前的情況;覃文如果事發當日確實在安排對接工作,公安機關會依法認定為工傷,但用工單位卻對這一事實沒有認定。

  法院:

  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應廣義理解,人社局認定不當應撤銷

  江陵縣人民法院認為,如何理解“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”的概念,應當看職工是否是為了單位的利益從事本職工作,如果是這樣,職工的權利則應受到保護。本案中的覃文是一線辦案民警,其工作時間具有一定的特殊性,不應局限于單位規定的正常工作時間范圍內,其“工作時間”應作廣義理解。

  其次,“工作崗位”強調的不是工作的處所和位置,而是崗位職責、工作任務。本案中,覃文前一天仍在正常處理手頭案件,仍在通過電話或微信布置工作,前一天沒請假,且與同事約好了第二天的工作,說明覃文第二天會正常上班。

  法院認為,覃文在上班途中突發身體不適,當天雖一直沒進入工作場所,但他去工作的路線途經江陵縣人民醫院,不排除其自身在上班途中因不適感増強而臨時先去醫院的情況。

  “若他先去工作場所后再去醫院,可能會錯過救治的黃金期。且他在醫院救治期間仍在聯系手頭上的工作,仍然是為了完成崗位職責,應當認定為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。”

  判決書稱,覃文出事時并非首次發病,他一年前在單位值班期間突然發病,送醫檢查后發現身患此疾,雖經治療后身體好轉,但其身體狀況不再是完全健康的,此疾病可隨時發病,其本人也必須隨時隨身攜帶相關藥物。覃文是舊疾復發身故,而舊疾正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過程中引發,不可否認前后存在一定的因果聯系,“人社局《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》處理結果明顯不當,依法應予撤銷”。

  7日下午,封面新聞記者聯系江陵縣公安局局長易偉核實覃文工作情況,電話被掛斷,短信無人回復。江陵縣人社局副局長嚴臘青電話中表示自己在開會,稍后將回復記者。截至發稿時,記者尚未接到回復。


  來源:封面新聞 記者 石偉

  原標題:警察上班途中病逝未被認定工傷 人社局:不在上班時間和地點

版權聲明:

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本網除原創、整理之外所轉載的內容,其相關闡述及結論并不代表本網觀點、立場,政策法規來源以官方發布為準,政策法規引用及實務操作執行所產生的法律風險與本網無關!所有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和作者,如對轉載、署名等有異議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本網(sfd2008@qq.com)聯系,我們將在核實后及時進行相應處理。

排行

稅屋網 | 關于我們 | 網站聲明 | 聯系我們 | 網站糾錯

主辦單位:杭州合唄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運行維護:《稅屋》知識團隊    電子營業執照

地址:杭州市濱江區浦沿街道南環路3738號722室

浙公網安備33010802012426號 浙ICP備2022015916號

  • 服務號

  • 綜合訂閱號

  • 建安地產號

毛片大全